【绣春刀/沈裴】那年那月那些事儿 中


人活着总是要吃饭的,这世道为了五斗米折腰的事儿谁没干过。裴纶从杭州回来本想直接摸去沈炼的小院儿,怎奈上支下派连着几日不得安生。

南司的兄弟们平日里抢食抢惯了,现如今被上头暗示了明面上抢更是有恃无恐,闹腾起来实在是有失锦衣卫内部和气。老大们素知裴纶在兄弟间的油滑,把他安进巡城的队伍里表面上是给孩子们撑腰拔横的,其实是来打圆场,动嘴就算了,真动起手来伤的可是整个锦衣卫的面子。

连着掀了几个案子,南司气势高涨各家校尉旗总意气风发。殷澄瞧着裴纶跟一帮同僚挥了手、道了别,转进了自家院落才跟了上去。

殷澄说,纶儿,你跟兄弟说句实话你是来拉架的吧,向着咱北司?

裴纶瘫在榻上团了个球,扔出一...

【绣春刀/沈裴】那年那月那些事儿 上

请忽视时间线,这是一个架空了的大明朝。

陆大人心里苦啊这一届的手下不好带哭哭!

一时手痒,久不动笔码字烂。人物属于导演和编剧,其他都归我!


崇祯元年某月某日,天气晴转阴。

锦衣卫北镇抚司火星四溅。

南司家里人都知道,裴纶这斯毛病不少,点着四九城儿的狮子您也数不过来。早些年在北司掌着诏狱执事威风过一段,后来被扔来了南司跑跑日常也能折腾得人仰马翻一路喊打,自然不是真要打他,就是……嘴真欠,人太滑,老大那里又会说话,你还就收拾不了他!

陆文昭没给裴纶做过直属上司,但他很愿意拿起小皮鞭来尝试,特别是此刻,靳一川跟他告状说西街某当铺的案子被南司一群小子撬了行呀这般如此……

沈炼在...

【热血长安/全员】生贺(中)

李郅回京的那日,长安城已阴雨连绵好些日了,不同于他前次回来的大雨滂沱,这次的雨,绵软无力,浇得人全身粘稠不自在。如若不是大理寺的公文催他回程来得很蹊跷,可能还要再晚上几天才能回。

文书里附了少卿杨平昭的一份短札:有乱,速归。

其实,大理寺的二位少卿大人平日并不是很熟悉,李郅在外数载,杨平昭则在少卿任上两年有余,私下不过是点个头说两句同僚间的客气话,也没什么交情。所以,那半公半私的短札附在正式行文的文书后面,让他颇为疑惑。

到了门口,下马扯了身上的蓑衣,李郅急迫地向里走,即便文书只是形式上地向并州衙门说明京中案件人手不足希望能将李郅召回,他心里却难免不安。

离得还挺远呢就听见了三炮和萨摩...

【热血长安/全员】生贺(上)

六人行,日常。

作为李唐粉没理由不用李郅小朋友穿主线,不过也仅仅是穿线,六人我都爱。


今年的五月啊,微寒,夏绿来得格外的晚。

谭双叶今儿起了个大早,整理了几件平日里少穿的衣服,准备塞去黄三炮那里。京郊有间流浪儿聚居的小舍,三炮平日里人脉熟、跑得也勤,托他帮自己把这些闲置的衣物捎过去,表一表心意。

她裹了个不大不小的包,准备早早地送过去好不耽误白日里的工作,想起昨儿跟着杨少卿接的浮尸案,就抑制不住激动。哪知前脚刚要出门,突然就想起了某件事。

双叶拧着眉头站在地中间,转了转眼,看了下手中的包裹,叹了口气。

三炮那里还是要去的,只是……

这个月初,僚属里就有人开始捣鼓起这事...

【方邰】冥冥

PS:这个文收在了《Frontier》的本子里,YY的是方邰第一季发生前的片断。忘记吐出来了也是服了自己的脑容量。

第二季开始了,回归组织,爱你们!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带着虚无的印记却真实存在的,比如,两条你以为永远不可能重叠的线,他们在无数个空间夹角里折叠、转发后并列,终在一个诡异的角度中,重合。



折叠

咖啡厅被标定的注释应该是浪漫和温馨的,而这些东西邰伟觉得永远都不会跟自己搭上边,他也不喜欢这一类的地方,太过拘谨、太过文艺、太过清新美好了。而今天,他之所以坐在这儿,无非是要等一个他不得不等的人。

一张多年前的旧报纸,夹带着一张写有这间咖啡厅地址的纸条,今天一大早被放在了他的...

【老九门/启副】魇鬼 第十章(完结)

第十章 红二夫妇

春节近了,然而时局动荡,人们也没什么心思过这个年。前两年,张府里都是管家拿着一摞的单子去找张副官,看他删删改改也不用去请示佛爷,就那么定下规程。

今年的事情有点儿麻烦。

管家照例拿着归整好的礼单名录、吃食册子和酒楼菜单,站在副官门口有点儿犹豫,是进还是不进,这是个问题。

前段时间,小张副官险些就丢了性命的事情让府里甚至整个九门都压抑的紧,这终于是人没事儿了吧还闹起了脾气,好吧其实这事儿还真不能怨副官,咱们那位新夫人可真是够手段!

看看手中这些拿不定主意的东西,管家想着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主要是佛爷似乎也默许了新夫人的决定,所以,还是别触霉头为好。不纠结的时候准备转身离开,却...

爱胖胖球!

喜欢乒乓球的人都该思考下自己对国球的态度,这些年来,这项运动给予我们太多太多!

刘国梁孔令辉的教练组无愧于他们的荣耀,登上世界舞台的运动员们更理所应当的享受掌声,然而扪心自问,我们这些球迷真是做得太少!乒乓球队永远是一个团体,这正是我喜欢这项运动的初衷,他们需要更多地被爱被关注,需要更多的国人理解和支持!

爱赛场上披荆执锐的刘国梁和孔令辉,这对双子星是我的初心,也爱马龙的十年一剑,龙队真是让我找回了一度懈怠的乒乓激情!然而,我更爱这支队伍,爱每一位运动员,爱他们带给我的所有美好!

传帮带的故事,请幸福地延续下去吧!

“他不过是想他的佛爷平平安安的,长命百岁罢了!”


这两集,张副官的眼睛里有好多好多的感情,虽然被佛爷打了,之于启副,还是甜的,然而,糖里的刀子细思好痛!
想起自己那个把副官拆骨碾碎的脑洞,其实,还挺合意的。





截图出自《老九门》32集。


【百日启副 Day25】流觞

喜欢大气的女人,所以这是个女人们成全了启副的脑洞虽然依然BE,而这只是脑洞一时爽,没有时间细琢磨,权当消遣吧。
故事里的人物性格和时间线沿袭着《魇鬼》,不过没有紧密的联系,独立食用无碍。
人物属于三叔,启副属于同好的你们,胡说八道属于我。

【老九门/启副】流觞

(上)生祭

1936年12月的长沙城,受到了西安事变的影响,高涨的抗日情绪由民间到地方势力,再到军政各界,人们的态度再不是暧昧焦灼,而是把愤怒和决绝、恐慌与颤栗清楚地写在了脸上。任大院里三岁的孩童都知道,飞机要来了!

这座城市动荡了一整年,战争的阴霾无处不在,全城的人们感同身受的同时,也都期盼着,年底了,布防官张启山的这场乱世中的盛大婚礼能冲淡些许...

【老九门/启副】魇鬼 第九章

第九章 魇鬼

张府一楼的坐地钟敲响了整点。夜幕下,这浑厚的钟声把整座张家大宅衬托得格外的静。没有了哨兵的巡逻,没有了随时待命的张家亲兵,取而代之的,是六爷杀气腾腾的劈山砍刀,八爷手中的桃木剑,以及,五爷家神通广大的狗。

整点过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那棵位于张日山窗外的古树,似乎被不知哪里来的风吹动了一般,枯败的枝桠发出响声,哗啦,哗啦。

齐八爷蹲在窗内一侧,对着躲藏在床后牵着两只猛犬的狗五爷比了个小心的手势,然后,他立起手中的木剑,看了一眼窗内另一侧的黑背六爷,点了点头。

张启山此刻站在房门外,房门没关,他所站的位置隐蔽而易观全局,刚好能监视房内的一举一动。因为之前拿了把手枪,被齐铁嘴狂吐槽,...